書趣閣_筆趣閣 > 宋春歸 >第628章 圣上詔見4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628章 圣上詔見4

    周南跟隨內侍,來到宣德門,那內侍露一面腰牌,守門的禁軍侍衛才讓二人進入。

    從宣德門進去后,二人向左拐到一處略小的宮門右長慶門,進去后沿著一條狹長的、南北通直的過道,一直走到了紫宸殿前面的那道東西橫街上。這次卻不是進紫宸門,而是從紫宸門西面的垂拱門進入,越過大殿前面寬闊的廣場,直來到垂拱殿西側的偏殿外。

    偏殿門口有近侍守著,帶領周南進來的內侍向門口處的內侍低聲說道“遼人駙馬已經帶到,還請入內稟報陛下。”

    一名近侍當即進去稟報,出來后便讓周南進殿面見圣上。

    周南這是第一次單獨來見趙佶,進殿后,只見殿內布置的倒像是小的會客廳一樣,只是來這里的客人只怕都沒有與主人平起平坐的份兒。

    在偏殿近南面一側放著一個寬大的床榻,床榻前是一個桌案,桌案四面和桌腿上都雕刻著云彩和飛龍的紋飾,桌案上面還放著好些個奏折一樣的物事。而趙佶正端坐在床榻上,看著走進殿來的周南。周南輕衣裘袍,發髻簡單攏著,整個人看上去容光煥發,神采奕奕,哪里有半分委靡、齷齪的形色?

    趙佶見到周南一副飄逸不群的舉止,先是在心里喜歡了三分,說道“給周將軍賜座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內侍立即給周南遞來一個錦凳,周南先謝了趙佶,這才自然坐下,向趙佶問道“不知皇帝陛下宣在下來何事?”

    趙佶笑著說道“周將軍想必是第一次來我大宋吧?不知驛館內還可住得?”

    周南答道“都亭驛宏大高深,比燕京宮殿也不相上下,一應吃食、應用之物,更是比遼國強國百倍,甚是住得!”

    趙佶聽周南夸都亭驛,將都亭驛與燕京宮殿相提并論,面子上自然有光彩。周南又說道“這卻不是在下第一次來大宋。”

    “哦?周將軍年紀輕輕,便已經是統領萬勝軍的將軍,難道周將軍更年幼時,便人才出眾,來到過我大宋?”趙佶不相信地問道。或許是這周南追隨以前的遼人使團,來到過大宋,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“皇帝陛下可是猜錯了。”周南也沒有像大宋的朝臣那樣畏懼趙佶,只是將趙佶當作一個長者,神態自若地說道“在下年幼之時,便應是信德府邢州一帶人,只是當時被侵邊遼人擄走,自此后便四處流落,后來長大成人,一日暴雨,雷擊之后,竟然現身于易州山中,被高家寨獵戶救回,自此后便在高家寨安定下來。第二年便遇到逃入山中的楊可世楊統制,可恨那遼人軍官竟然三番五次派官軍要圍剿山寨,在下與眾獵戶逼不得已,只好反了舊遼。”

    周南一口氣說下來,趙佶隨口道“想不到周將軍身世如浮萍一般,無根無基,幸好遇到了好些獵戶,這才扎下根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周南接著說道“后面的事,皇帝陛下想必也就知道了,在下和那些兄弟們騙易州,奪涿州,驅趕四軍大王等遼兵遼將,這才奪下燕京城,正趕上茂德帝姬北上燕京城,在下便獻出燕京城,率兵離開。后來遼人公主要與在下共守燕京,北抗金人,南順大宋。皇帝陛下恩施邊陲,澤被燕京,不忘燕地百姓,答應納名稱藩,這才有了在下今日汴京之行。”

    “周將軍雖為遼將,實為漢人,又忠勇仁義,保我燕地,令朕欣喜。”趙佶先夸獎一番,又問道“周將軍這兩日可曾在汴京游玩?”

    “還未曾游玩,只是大宴之后,卻到東華門外熱鬧之處流連一番。”聽趙佶問到自己去哪里玩過,周南心里一緊,心道不是這皇帝抓到了自己偷入皇宮的什么把柄了吧?只得含糊說是去東華門外面玩了。

    東華門外面也確實是汴京城里最繁華熱鬧的所在,南面有潘家樓、甜水巷,北面有樊樓、楊樓,中間有夜間照常營業的鬼市子,說自己在東華門外玩過,范圍可就大了,縱容今天一早有人見自己在馬行街走過,也大可說是夜宿店家。

    撒謊,當然要有真有假才行。

    “年少風流,自當如此。”身為風流皇帝的趙佶,自然對周南流連花街柳巷的回答很是看得開。

    一側的帷幕突然掀開,一個男子走了出來,站到趙佶和周南之間,對趙佶拱手施禮道“父皇,兒臣有話問周將軍。”周南看去,卻是三皇子趙楷。

    趙佶點點頭,他剛才問周南的話,也是趙楷提議這樣問的。他已經問過了,那周南也已經答過了,只是三皇子趙楷還是不死心。趙佶也只得由著趙楷去盤問周南。

    “請問周將軍,你那位隨從小廝呢?為何不見?”趙楷上來就問起小九的行蹤。

    周南自然說道“前幾日在下在紫宸殿中,已經答應皇帝陛下和茂德帝姬,調集工匠來汴京,為皇帝陛下和帝姬打制馬車,其中用料頗多,在下自然要心腹之人前去市面上尋找所需物料。嘻嘻,難道三皇子與我那小廝投緣,要請我那小廝吃酒不成?”

    趙楷狠狠瞪了周南一眼,只是在趙佶面前,不敢發作,只得又問道“你那小廝穿的是何種顏色衣物?”

    周南翻一翻白眼,卻對趙楷說道“敢問三皇子,你今日起床,你那仆人進來服侍你時,進門先邁的哪只腳?”

    趙楷沖口說道“誰人會記得這個?!”

    “你不記得,那我又如何記得我那小廝穿的什么衣物?”周南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周將軍,方才你說流連于東華門外,不知是在哪家?”趙楷忍下心頭火氣,又問道。他覺得他已經抓住這個偷入皇宮的賊了,今日在父皇面前,定要讓這個賊自己敗露。

    “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換來花下眠。既然忘情于花間,又何必為花外事費心勞神呢?”周南顧左右而言他地說道。

    這時候他也顧不得了,順口將那位大名鼎鼎的唐伯虎的詩句念了出來。

    。


  http://www.cvxsoq.live/txt/89050/27231176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cvxsoq.live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quge.com
3d清除历史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