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趣閣_筆趣閣 > 天芳 >293章 你們見過嗎?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293章 你們見過嗎?

    這個下午,韓齊過得暈暈乎乎的。

    眼見太陽落山,江玄說道:“咱們該回了,這一入夜,長樂池就是另一番景象。你們幾個小孩子,就別湊熱鬧了。”

    先生都這么說了,眾人只能遺憾地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上了岸,夜雨驅了馬車過來,看到樓晏,急忙蹦過來:“四公子!”

    樓晏淡淡問道:“送你去朝芳宮的時候,我說什么了?”

    夜雨眨眼。他又犯錯了嗎?沒有吧?不是老老實實給池大小姐駕車嗎?貼身保護,一刻也沒松懈啊!

    寒燈過來,拍他的肩:“剛才池大小姐上了江先生的船,你怎么不跟?”

    夜雨懵了一下,說:“我、我就在后面那艘船上啊!要是發生意外,馬上就會發現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艙里藏著心懷歹意的人,你怎么發現?”

    夜雨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錯在哪了吧?”寒燈洋洋得意,“這保護的要是王爺,你會這么放松?說白了還是沒把池大小姐放在心上,你說公子生不生氣?

    夜雨痛哭流涕:“四公子,我錯了!以后一定把池大小姐當姑奶奶供著,比保護王爺還小心!”

    他再降職,大概只能去掃馬糞了……

    樓晏總算沒再怪罪,只道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另一邊,池家兄妹在告別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在朝芳宮住得如何?你們處得還好吧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有夫人在,丫頭們服侍得更盡心了。”

    池璋很欣慰,說道:“我母親早上還在念叨,說你們沒帶針線上人,天越發冷了,不知道冬裝做得夠不夠。”

    池韞笑道:“二哥轉告三嬸娘,我們早就做好了冬裝。對了,大長公主賜下來幾張皮子,都是上等的貨色,回頭我讓人給家里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這怎么好?你們自己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用不完,放著也是浪費。”

    那邊江玄要走了,池璋依依不舍:“路上小心,記得回家看看啊!”

    池韞應了,說道:“二哥去吧,有表哥陪著,我這兒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池璋向韓齊施了禮,托付他一定把池韞送回朝芳宮,才跟著江玄走了。

    韓齊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對自家妹妹都沒這么膩歪。

    樓晏走過來,問道:“現在回去嗎?”

    池韞答道:“出門前沒有特意留話,還是要在晚飯前回去,不然夫人要擔心。”

    樓晏就道:“那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池韞點點頭,轉身喚道:“三表哥,我們走吧!”

    “啊,哦……”

    韓齊心慌意亂地施過禮,跟著她上了馬車。

    他心里亂糟糟的,腦子里各種情形交替閃過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他聽著馬蹄聲不對勁,撥開窗簾看了看,卻見樓晏騎著馬,就跟在旁邊,見他看過來,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朝芳宮,親眼見到池韞進去,他才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韓老夫人不知道第幾次問了:“三公子回來沒?這都要天黑了。”

    丫鬟笑著安撫:“您老別急啊!三公子回來晚才是好事呢,說明和表小姐玩得盡興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韓老夫人想想有道理,可她急著知道結果,哪里定得下來?

    焦灼的等待中,韓齊終于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祖母,大伯母,母親。”韓齊草草施禮。

    韓老夫人忙問:“阿齊,你和表妹玩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韓齊搖頭。

    “不好?”韓老夫人急了,“你是不是還不情愿?你瞧你表妹,哪里不好了?要容貌有容貌,要人品有人品,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?”

    韓齊半死不活:“我沒哪里不滿意,表妹很好,就是太好了,我配不上。”

    韓老夫人詫異:“你這說的什么話?陰陽怪氣的。”

    韓大夫人也勸:“阿齊,你好好說,你表妹到底哪里有問題?”

    “沒有問題啊!”韓齊仍是有氣無力的樣子,“倒是我有個問題,想問問你們。”

    三個女人齊齊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你們見過樓大人嗎?”韓齊發出靈魂的拷問,“怎么就覺得他配不上表妹了?還有池家,為什么認定他們想要攀附權貴?”

    三個女人一臉懵。這是什么問題?

    韓老夫人道:“這還用見?樓四的事,天下誰人不知?”

    韓齊撇了撇嘴,想著呂康和江玄對他的態度,心想,他要是個奸佞小人,還能跟兩位先生同船吃酒?

    “反正我見過了。我要是表妹,就算腦門被夾了,也不可能放棄他,選我這個表哥!”

    韓齊說完,不想再解釋,告退回自己的屋子了。

    今天那艘船上,他飽受打擊。

    論樣貌,樣貌比不過,論才學,每個人都比他強。

    還想對表妹用美男計,得了吧,他都快成最丑的那個了……

    嗚嗚嗚,他要關起門來修補一下自尊心。

    韓家三個女人面面相覷,完全搞不懂韓齊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不多時,韓大老爺回來了。

    韓老夫人原想說一下韓齊的事,哪知他進門就嘆氣:“這回想留京,恐怕又留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韓齊的事,無論如何沒有韓大老他的前程重要,韓老夫人忙問他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韓大老爺愁眉不展:“先前說好的差事,讓人搶了。咱們多年沒有回京,關系不夠硬啊!”

    “這可怎么辦?”韓老夫人慌了,“繼續放外任?”

    韓大老爺說:“外任還是好的,只怕有人卡著我的考核,想外任都不放。”

    韓大夫人奇了:“不至于吧?我們也沒得罪誰啊!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得罪誰。”韓大老爺說,“好一些的位置,都有好幾個人盯著。咱們走不通關系,可不就讓人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疏通疏通,這幾年,咱家經營不錯,也攢了一些錢。”

    韓大老爺搖頭:“能不能送出去是個問題。這三年京中變化太大了,我們原來的人脈,大半派不上用場了。沒有人引路,他們是不會收的。”

    聽他這么說,全家人都跟著犯愁。

    若是三年前,池家那邊還留了一些人脈,輾轉能搭上關系。

    現在,池大老爺去世,連個牽線搭橋的人都沒了。

    韓大老爺這會兒,正是要資歷有資歷,要精力有精力的年紀,如果不趁現在往上進一步,也許一輩子都只能在五六品打轉了。


  http://www.cvxsoq.live/txt/99810/27231091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cvxsoq.live。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uquge.com
3d清除历史记录